2024-06-09

雅玩 | 论砚之十二品及其四病

文/刘克唐端石醉翁砚 清中期 长24.7cm 宽17.5cm 厚3.3cm 清宫旧藏近读王世襄先生的文章《明式家具的品和病》深受启发,萌发了撰写《关于砚艺的品和病》的想法。对于制砚者和收藏家来说,能够正确鉴别一方砚台的好坏之处,也许此文能有点用处,有些观点属于商榷范畴,写出来供讨论,也算是“抛砖引玉”吧。本文仅从艺术欣赏的角度论述(石质不属此范畴),将近、现代我国制砚作品大致归类为如下十二品和四病。十二品是:质朴浑厚、玉德金声、文心雕龙、简朴大方、巧借天工、大巧若拙...

本文仅从艺术欣赏的角度论述(石质不属此范畴),将近、现代我国制砚作品大致归类为如下十二品和四病。十二品是:质朴浑厚、玉德金声、文心雕龙、简朴大方、巧借天工、大巧若拙、清新意远、妍秀圆润、富丽华贵、精工繁绮、惟肖惟真、稚拙乡淳。四病是:繁臃赘复、淫巧纤细、悖谬失位、俚俗呆板。
查看更多+
【编者按】画派作为一个美术史概念,对于梳理研究美术发展以及绘画美学观念的承续关系,有着重要意义。作为地方文化建设的重要一环,打造具有当地特色的画派越来越受到青睐,以各地城市或特点命名的地方画派及相关活动也陆续出现。如2024年5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壮美广西——漓江画派二十年作品展”,再度引发了“打造画派”的讨论。那么...
查看更多+
2024-06-09

新闻时评|对“打造画派”的再讨论

策划/李振伟【编者按】画派作为一个美术史概念,对于梳理研究美术发展以及绘画美学观念的承续关系,有着重要意义。作为地方文化建设的重要一环,打造具有当地特色的画派越来越受到青睐,以各地城市或特点命名的地方画派及相关活动也陆续出现。如2024年5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壮美广西——漓江画派二十年作品展”,再度引发了“打造画派”的讨论。那么,在当前的社会和文化背景之下,打造画派的现实和学术意义何在?本期时评,围绕这个话题展开探讨。《中国美术报》第358期 新闻时评导读● 郑工:在地性生长——漓江画派二十年...

2024-06-07

马锋辉:数字艺术澎湃创新动能

文/马锋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数字技术正以新理念、新业态、新模式全面融入人类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各领域和全过程,给人类生产生活带来广泛而深刻的影响。”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与广泛应用,不仅有效激发了新质生产力,显著推动社会文化进步和经济转型,也为艺术创作提供全新的手段和广阔的空间。近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美术学院共同主办的“首届中国数字艺术大展”在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展出,集中梳理和展示过去10年中国数字艺术创作与教学成果,聚焦艺术与数字科技的深度融合,彰显...

数字艺术是当代富有探索精神和前沿意识的艺术领域。它与新世纪一同成长,是和21世纪同频共振的一种艺术形态。自诞生伊始,数字艺术即以对新媒体、新形态、新观念、新方法的运用,受到艺术界、教育界、产业界的广泛关注,迅速成为全球艺术体系的重要板块,在艺术史的发展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数字艺术正迈向艺术实践的中心地带,并打通美术、...
查看更多+
据悉,在沙龙举办之前,陈远此次展览的书法作品便已被部分藏家订购,展览期间仍有藏家陆续从上海赶来,至沙龙结束,展览作品已所剩无几。当被问及此次沙龙的感受,陈远表示:都是因为范泓和苏南做主组织,朋友帮衬。还说: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天分一般的人,能一路走到现在,一半是朋友们帮忙,一半是自己努力。我要做的,就是保持努力的状态,不让...
查看更多+
2024-06-02

特写 | 金陵文化名家纵论陈远新著及其书与诗

文/晓钟 近日,《日常书写——陈远诗与书品评沙龙》由长三角美术家网、北斗诗苑成功举办。沙龙分两场进行,分别由历史学家范泓、独立制片人苏南主持,邀请了南京著名学者教授、诗人作家及书画艺术家到场,对陈远的新著《我读<论语>》及其书法作品与诗作发表意见。著名学者、南京大学教授景凯旋欣然为签名册题签。 本次沙龙,是以陈远的最新著作《我读<论语>》以及陈远手书自作诗札为主题展开。首先是陈远向到场的嘉宾介绍自己学书学诗以及写作《我读<论语>》的过程,然...

2024-06-01

艺术家王楚雯:在行动中的书写,在博弈中的痕迹

⽂/韩倩在王楚雯的创作中,绘画和⾏为是两种相互作⽤,彼此投射的媒介,对于不熟悉她的观众或许并不能⼀眼看出这些绘画和⾏为作品出⾃⼀位艺术家;⽽对于熟悉她的⼈,她的绘画和⾏为作品之间缠绕的线索早已不⾔⽽喻。“牛年除夕的早晨,自我对抗的产物。” 这是她对2021年⼀副名为《除夕早晨的对抗体》画作的记忆,这种叙事和故事的章节存在于她的每⼀副绘画中。当我们的⽬光顺着画者流淌的笔触和颜⾊滑动时,不免尝试去寻找通往这些形象的⼩径,我们幻想着画者的状态和她⼯作的场景:这些抽象的、阴郁挣扎的、重复出现的多重形象是...

画作的记忆,这种叙事和故事的章节存在于她的每⼀副绘画中。当我们的⽬光顺着画者流淌的笔触和颜⾊滑动时,不免尝试去寻找通往这些形象的⼩径,我们幻想着画者的状态和她⼯作的场景:这些抽象的、阴郁挣扎的、重复出现的多重形象是否映射的是画者⾃⾝,这些模糊和未完全静⽌的形态是否为了提醒我们画者连续不断的动作。
查看更多+